首頁/情色文學/【成人文學】岳母(2)

岳母強忍的歡愉終於轉為冶蕩的歡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亂的她已再無法矜持,顫聲浪哼不已:「嗯……唔……啊……妙極了……振东……你再、再用力點……」
「叫我親哥哥的……」
「哼………我才不要………我是你岳母……怎可以叫你親、親哥哥的……你太、太過分啊……」
「叫親哥哥……不然我不操你了……」
我故意停止抽動陽具,害得岳母急得粉臉漲紅:「啊……真羞死人……親、親哥哥……振东……我的親哥哥……」
我聞言大樂,連番用力抽插堅硬如鐵的陽具,粗大的陽具在岳母那已被淫水濕潤的小穴如入無人之地抽送著。
「喔……喔……親……親哥哥……美死我了……用力插妹妹……啊……哼……妙極了……嗯……哼……」
岳母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動的將雪白的脖子向後仰去,頻頻從小嘴發出甜美誘人的叫床聲,她空曠已久的小穴在我粗大的陽具勇猛的衝刺下連呼快活,已把貞節之事拋向九宵雲外,腦海裡只充滿著魚水之歡的喜悅。
我的大陽具被岳母又窄又緊的小陰道夾得舒暢無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動臀部,使陽具在岳母肥穴嫩逼裡回旋。
「喔……振东……親、親哥哥……岳母被你插得好舒服……」岳母的小穴被我燙又硬、粗又大的陽具磨得舒服無比,暴露出淫蕩的本性,顧不得羞恥舒爽得呻吟浪叫著,她興奮得雙手緊緊摟住我,高抬的雙腳緊緊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大陽具的研磨,岳母已陶醉在我年少健壯的精力中。
岳母已舒暢得忘了她是被女婿姦淫的而把我當作是老公!浪聲滋滋、滿床春色,陰道深深套住陽具,如此的緊密旋磨是她過去做愛時不曾享受過的快感,岳母被插得嬌喘籲籲、香汗淋淋、媚眼微閉、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哎……振东……岳母好爽……親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喔……受不了啊……
喔……哎喲……你的東西太、太大了……」
岳母浪蕩淫狎的呻吟聲從她那性感誘惑的豔紅小嘴巴頻頻發出,濕淋淋的淫水不斷向外溢出沾濕了床單,倆人雙雙恣淫在肉欲的激情中。
我嘴角溢著歡愉的淫笑:「心愛的岳母……你滿意嗎……你痛快嗎……」
「嗯……嗯……你真行啊……喔……岳母太、太爽了……唉唷……」
岳母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劇、血液急循、欲火猛燒身、淫水橫流,她難耐得嬌軀顫抖、呻吟不斷。我捉狹追問說:「岳母,剛才你說……什麼太大呢……」
「討厭!你欺負我……你明知故問的……是你、你的陽具太、太大了啦……」美岳母不勝嬌羞,閉上媚眼細語輕聲說著,從沒對男人說過淫猥的性話,這使成熟的岳母深感呼吸急促、芳心蕩漾。我存心讓端莊賢淑的岳母由口中說出性器的淫邪俗語,以促使她拋棄羞恥心完全享受男女交歡的樂趣:「岳母你說哪裡爽……」
「羞死啦……你就會欺負我……就是下、下面爽啦……」
岳母嬌喘急促,我卻裝傻如故:「下面什麼爽……說出來吧……不然親哥哥可不玩啦……」
岳母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陰道好、好爽……好舒服嘛……」
岳母羞紅呻吟著,我卻得寸進尺:「說來我聽……岳母你現在幹嘛……」
「唉唷……羞死人……」
性器的結合更深,紅漲的巨大龜頭不停在小穴裡探索衝刺,粗大陽具碰觸陰核產生更強烈的快感,岳母紅著臉扭動肥臀:「我、我和我女婿做愛……我的小穴被振东插得好舒服……岳母是淫亂好色的女人……我、我喜歡女婿你的大陽具……」
岳母舒暢得語無倫次,簡直變成了春情蕩漾的淫婦蕩女,她不再矜持放浪去迎接我的抽插,從有教養高雅氣質的岳母口裡說出淫邪的浪語已表現出女人的屈服,我姿意的把玩愛撫岳母那兩顆豐盈柔軟的肥腴美乳,她的乳房更愈形堅挺。
我用嘴唇吮著輕輕拉拔,嬌嫩的奶頭被刺激得聳立如豆,渾身上下享受那百般的挑逗,使得岳母呻吟不已,淫蕩浪媚的狂呼、全身顫動、淫水不絕而出,嬌美的粉臉更洋溢著盎然春情,媚眼微張顯得嬌媚無比:「哎喲……好舒服……拜托你……抱緊我……親哥哥……啊……啊……」淫猥的嬌啼聲露出無限的愛意,岳母已無條件的將貞操奉獻給了我。
我知道嬌豔的岳母已經陷入性饑渴的顛峰高潮,尤其像她那成熟透頂的而又守活寡多年的肉體,此時如不給岳母凶狠的抽插把她玩個死去活來,讓她重溫男女肉體交歡的美妙而使岳母滿足,否則恐是無法博取她日後的歡心,隨即翻身下床將岳母的嬌軀往床邊一拉,此時岳母的媚眼瞄見我胯下那根兀立著紅得發紫的大肉腸,近13吋長的陽具,一個巨大猶如雞蛋的紅色龜頭渾圓滑亮,看得岳母芳心一震,暗想真是一根雄偉粗長的大陽具。
我拿了抱枕墊在岳母光滑渾圓的大肥臀之下,使她那撮烏黑亮麗陰毛覆蓋的恥丘顯得高突上挺,站立在床邊分開岳母修長白嫩的雙腿後,雙手架起她的小腿擱在肩上,手握著硬梆梆的陽具先用大龜頭對著岳母那細如小徑紅潤又濕潤的肉縫逗弄著,岳母被逗弄得肥白臀部不停的往上挺湊著,兩片陰唇像似鯉魚嘴般張合著,似乎迫不及地尋覓食物:「喔……求求你別再逗我啦……親哥哥……我要大陽具……拜托你快插進來吧……」
我想是時候了,猛力一挺、全根插入,施展出令女人歡悅無比的老漢推車絕技,拼命前後抽插著,大陽具塞得小穴滿滿的,抽插之間更是下下見底,插得美麗的岳母渾身酥麻、舒暢無比。
「卜滋!卜滋!」男女性器官撞擊之聲不絕於耳。岳母如癡如醉,舒服得把個肥美臀抬高前後扭擺以迎合我勇猛狠命的抽插,她已陷入淫亂的激情中是無限的舒爽、無限的喜悅。
「哎喲……振东……親親哥哥……好舒服……哼……好棒啊……岳母好久沒這麼……爽快……隨便你怎麼插……我都無所謂……喔……我的人……我的心都給你啦……喔……爽死我啦……」
岳母失魂般的嬌嗲喘歎,粉臉頻擺、媚眼如絲、秀發飛舞、香汗淋淋欲火點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風騷淫蕩的媚態,腦海裡已沒有老公的形影,現在的她完全沉溺在性愛的快感中,無論身心完全被我所征服了。
她心花怒放、如疑如醉、急促嬌啼,岳母騷浪十足的狂叫,往昔端莊賢淑的貴夫人風范不複存在,此刻她騷浪得有如發情的母狗!我得意地將大陽具狠狠的抽插。
岳母雙眉緊蹙:「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丟……丟了……」
岳母嬌嗲如呢,極端的快感使她魂飛神散,一股濃熱的淫水從小穴急洩而出。
小穴洩出淫水後依然緊緊套著粗大鋼硬的陽具,「振东……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陽具……美死了……好爽快……岳母要丟了……」她激動的大聲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蕩聲是否傳到房外,光滑雪白的胴體加速前後狂擺,一身布滿晶亮的汗珠。
我得意地不容岳母告饒,陽具更用力的抽插,所帶來的刺激竟一波波將岳母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渾身酥麻、欲仙欲死,小穴口兩片嫩細的陰唇隨著陽具的抽插翻進翻出,她舒暢得全身痙攣,岳母小穴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洩,燙得我龜頭一陣酥麻,岳母星目微張地在唇角上露出了滿足的微笑,我感受到岳母的陰道正收縮緊吸吮著陽具。
我快速抽送著,終於也把持不住叫道:「岳母……好爽喔……你的陰道……吸得我好舒服……我也要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