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情色文學/【成人文學】淫蕩女校生(2)

那女学妹難以招架的發出哼聲,我怕她吵到別人,嘴巴封著她的唇一刻也不敢放掉,手指頭已經撇開三角褲底,在陰戶上擦著,展開巷戰。這女学妹連這裡都一樣的削瘦,毛兒粗短,看樣子是一畝貧脊的田地,不過這畝田地現在卻水份充足,準備好了可以耕種。

我知道如何拿捏力量,他不輕不重的在她穴兒口勾勒,那女学妹一直「唔..」個不停,後來,我將她用力一抱起,讓她背對著自己,跨著跪坐到他身上,那女学妹扶著前面的椅背,回頭害怕的看著我。我她要將頭轉過去,不讓她看,攬手到她陰戶上又再不停掏扣,那女学妹坐在他的身上發抖,腰桿緊張,不免就翹起屁股,我愛憐的來回摸著,她被弄的舒服,軟軟地趴在倚背上,我解開自己褲子拉鍊,拿出早就死硬的雞巴,又再將她的內褲底扯開,用龜頭去磨她陰唇。

那女学妹一被龜頭頂到,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心想不願意的事情終於還是要發生,反而鎮定下來,安靜的感受和等待男人來侵略。

我看她伏在前面椅背上不動,屁股黏在自己的胯間,姿態美妙,就按著她的臀側往下壓,讓雞巴逐漸被穴兒吞下。

那女学妹小嘴張開,很輕的「啊..」一聲,我慢慢深入,她就一直「啊」著,後來她發現我居然沒完沒了,不知道到底有多長,才疑惑的轉頭來看,這時我剛好全根沒盡,將她的花心擠得水洩不通,那女学妹氣息慌亂,斷續的說:「你..你..好長啊..」

我笑著說:「沒試過嗎?來,要動了哦..把嘴捂著。」

那女学妹不知道為什麼要捂著,但還是聽話的用手背掩了嘴,我捧起她的臀部,一上一下的搖動起來,她才知道要捂嘴的原因,要不然那爽死人的美感,恐怕早已經高聲叫出了。

那女学妹身體輕,我拋套起來非常省力,所以插得又深又快,女学妹自然也舒服得迴腸蕩氣,可是偏偏不能叫,穴心兒又美得要命,便可憐的咬著自己的手背,發出急切的喘聲。

我低頭便可以看見雞巴在陰戶進出的樣子,紅紅的陰唇因為抽插而頻頻翻動,帶出來一股股的浪水,那女孩的反應真好,沒多久我就發現他的手可以不必出力,完全是那女学妹自己在搖著屁股挺動。

那女学妹陶醉的上下騎個不停,越奔越快,忽然一屁股坐到底,渾身發抖好像在哭泣,我連忙也將雞巴上挺,原她來高潮了。

我不想讓她休息,馬上又動手將她捧著套起來。

「噢..」那女学妹終於叫出聲來。

忽然另一頭有一個乘客站起來要下車,倆人趕緊停下來,等那人又坐回去,我才偷偷回復動作,女学妹回頭不滿的瞪他一眼。

我見她感覺強烈,不敢再過份刺激她,但是插進去的一截拇指還是讓她夾在那裡,他挺動雞巴,專心的肏她的穴。

那女学妹很不濟,才沒多久又洩了第二次,同時失去體力,軟豁得像鱔魚一樣,讓我沒法再幹。我只好將她擺回她的座位,放低她的身體,替她脫去三角褲,她還是做作的假意抗拒,阿賓俯身到她上面,肩起她的兩腿,雞巴重新插進陰戶,更快速的肏起來。

那女学妹腿兒纖細,雙膝可以彎曲到胸前,讓我插得又深又密,不斷的頂在她子宮口,引起膣肉連帶的收縮,夾得我舒服透了,不免更賣力的抽插,讓她不停的噴出浪水,浸溼了椅墊。

那女学妹也不知道是舒服還是難過,咬牙切齒,緊蹙眉頭,我看了不忍心,就又去吻她,她像荒漠遇甘霖一樣,貪婪的吸著我的唇,我將雞巴動得飛快,那女学妹「唔..唔..」不停,穴兒連縮,又來一次高潮。

這回她真的不行了,一直搖頭告訴我她投降,我也不強人所難,拔出雞巴躺回椅子上,那女学妹雖然已經全身癱瘓,一雙媚眼卻睜得老大,在看我的雞巴。我也慵懶的靠在椅背上休息,那女学妹伸來左手在雞巴上摸著,很訝異它的粗大,我將她擁起,她幽幽的說:「你好棒哦。」

我撫著自己的臉頰說:「可是妳剛才還打我。

「當然要打啊,你那麼壞欺負我。」她說。

這時候天色已漸漸亮起,我貼著她的臉,溫柔親吻她的腮,她心滿意足的閉起眼睛。

一會兒之後,女学妹休息夠了,找來面紙擦乾淨身體,羞澀的扣上衣服,我還是挺著雞巴坐在那裡。

她看我直立的雞巴,笨笨的問:「你怎麼辦?」

我巴不得她有此一問,馬上說:「妳是不是女拔的學生,這麼簡單還要問? 快舔它吧。」

女学妹搖頭說她不會,我就教導起她來。他要她伏下,右手握著雞巴,用舌頭去舔龜頭,那女学妹起先不敢,還連連作嘔,我說好說歹,她才輕輕嚐了一下,發現也沒什麼太不好的味道,終於慢慢的吃起來。

我指導她怎麼讓男生舒服,她也用心的學著。

她一邊含著,還一邊抬頭來瞧我的反應,我也看著她嫵媚吊起的眼珠,他現在相信了,三白眼果真是淫蕩的象徵。

她又舔又套,我雖然早晨總是堅硬而遲頓,畢竟不是鐵人,終於連連悸動,射出精來,第一道精液射進那女学妹嘴裡,她趕快吐出雞巴,接下來的就都射在她臉上,她眨著眼精承受著,等我射完。

「噢..真舒服..」我讚美她。
她為我拭去精液,溫柔的替他穿好褲子。

我再將她摟起,想再吻她,她指指自己得嘴說:「有你的那個欸..」

我無所謂,還是吻上去。倆人在座位上緊緊的相擁,像情侶般的相互依戀,磨蹭不停。車到觀塘了,進站之前,我問她:「對了,我叫家平,妳呢?」「吴莹。」她說。

「你讀form幾?」

「不要問,知道就沒意思了。」

車到觀塘了 ,我還意猶未盡。我和吴莹下車,在地鐵站找了一個陰暗的角落。

我伸手進吴莹的裙底,不停地挑逗她的下體,吴莹已經開始在發抖,我的一隻手負責她敏感的小嫩芽,一隻手在更低的缺口處摸哨,她想要發出一點聲音表示鼓勵,卻又被他將小嘴吻封住,只得伸出舌頭和我對戰起來。

吴莹在這場對抗中越來越屈居下風,我發現她的喉頭一直有聲音要發出來,便放開她的嘴,改吻她的臉頰,吴莹終於滿足的輕輕「哦……」出來。我惡劣的加重指上的動作,吴莹越抖越厲害,下體忽然一噴,高潮了。

要不是我摟著她,吴莹一定會跌到地上,她已經雙腿無力,站立得很辛苦。

我怕她太過激動,放開她將她扶著,她扶著邊上喘氣。我讓她休息,蹲下身來,吸啜她的下體。吴莹只得不停喘气和呻吟。「嗯嗯….啊….從來沒試過這樣high…..插我啊…」我說:「不,你是女拔的學生,怎可如此沒矜持? 你要反抗,說不要。」

「作你個頭!」吴莹嬌嗔起來:「很晚了,我不要!」

「那我強姦妳!」

我強抱著她吻,她掙扎了幾下不願屈服,我一不小心被她逃走,她蹲在地上雙手抱膝,嘻嘻笑著,意思是看你怎麼辦。我張臂抱圍住她,說:「妳再逃啊!」

吴莹裝出可憐的樣子,哀聲著:「求求你……放過我……」

「不行!」我笑著說:「煮熟的鴨子怎麼可以讓它飛了,妳認命吧!」

吴莹雙手摀臉,搖頭說:「我好怕啊……」

我將她身體扯直,一腿插進她的胯間,他又怕弄痛她,七手八腳的還是吴莹故意放行才完成準備動作,本來一個惡虎撲羊的姿式變成兩蛇相纏,我還逞強說:「看吧!掙扎是沒有用的!乖乖聽話吧!」

我看吴莹果然安靜下來,便抓住她的手,和她四掌交握,低頭在她肩上頸上亂吻亂咬,搞得吴莹又陣陣笑起來。「哎喲!」吴莹說:「你這個淫賊這麼厲害,我都沒辦法掙扎了,怎麼辦呢?算了!你來吧!」

我得意起來,剛才他和吴莹又扭又鑽,雞巴已然硬了一半,他伏好位置,箭在弦上,突然覺得不妥,問道:「親愛的,真有男人來強姦妳,妳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棄了吧?」吴莹眼睛被矇著,嘴巴無辜的嘟起,說:「有什麼辦法,你們男生力氣都那麼大,我掙也掙不掉,況且,妳看,人家底下都掙扎的濕了……」

這真是實話,吴莹底下果然又是水汪汪一片,我更緊張了,雞巴倏的全部挺直起來,頂著穴口。吴莹又說:「看……像男人這樣來頂著人家,人家也沒什麼辦法……啊……啊……你……幹什麼……啊……啊……原來我開始插進去了。吴莹還說:「啊……啊……像男人這……樣子……插進來……我……全身都沒有……哦……力氣……哦……怎麼辦……啊……我……才不想……反抗呢……喔……喔……」

我越聽雞巴越硬,他插個不停,說:「不行!要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