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情色文學/【成人文學】無恥男人(1)

已經半夜了我還在高潮的餘韻中想著,老公和大寶的兩根肉棒在我的陰道和肛門中搞了很長時間了,還絲毫沒有要射精的意思。可也是,他們兩人每人都已洩過兩次精了,而我也在這不斷的進出中高潮了五次了。實話說,我很累了,長這麼大也沒在一天中做這麼多次,今天大概是瘋了。

我抖動著長髮,只能發出沙啞聲音的嗓子裡哼著我自己都想不到的聲音,我用力的收縮陰道、夾緊肛門,老公先頂不住了,大寶也不行了,兩人先後向我的體內射出已不多的精液後,還不甘心的再再狠命抽插了十幾下,也許是這最後的瘋狂,我又被帶入了高潮中。

終於結束了,兩人相視一笑,然後心有默契般地都摸向了我豐滿的乳房,撫摸著,幫我擦掉汗水,當然也希望讓我的心理平靜。看著他們的表情,我能真的能平靜嗎?也真是不太平靜的一天……

下午,我陪著剛滿8歲的女兒小米走進了她的學校,今天是家長日,小朋友們上課的同時,老師大概要和我們介紹一下學生們的在校情況。因為有很多的家長參加,所以我在來時刻意的打扮了一番,其實就算不打扮我也還是很漂亮的,不然也不會在20歲時就急忙嫁出去了。

今天我穿一套深藍色西服套裙,這種顏色反而顯得我更是年輕,而也襯托出我成熟的韻味,淡米色絲質襯衫套在西裝裡,正好蓋至膝蓋的裙子,一雙健康均勻的腿上穿著肉色的連褲襪,腳上一雙黑色高跟鞋。

記得中午臨出門前,老公注視的那種滿意的表情,我很喜歡他的那種表情,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笑容,好像裡面含有些狠意,直至現在我也沒能想明白。我們婚後生活很好,自從有了小米後,老公對我更加關愛有加,總是想辦法讓我開心,做愛方面也很令我滿意,所以他的這個笑容更是讓我想不透。

坐在學堂的座位上,聽著老師那幾乎是定義的講話,幾乎讓我入睡,讓我感到高興的是所有的女性家長的年齡明顯比我要大。「我還是很年輕的!」我告訴自己,心裡暗暗地笑。

「上課要聽老師的話,一會兒放學時等小阿姨來接你,好嗎?小米乖,媽媽要走了!」我撫摸著女兒的頭髮,笑著向她擺手說再見。

走出了學校的大門,我拐過一個街口,開始在一家接一家時裝店中閒逛,尋找有些什麼時令特價。逛了一會兒我有些累了,有沒有可以休息的地方,我四周找著。有了!不遠處有一間影院,我忙走過去,原來正在放一部美片,這部電影早些日子檔期時吸引了很多青年男女去觀看,故事大概是一條眾所周知沉毀的游輪上發生的愛情故事,我也曾拉老公去看,可他認為男女演員太沒有演技,特技又用得太濫,不去看,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今天反正時間還早,我便買票入場,正好休息一下。

雖然陽光已不再刺眼,但剛出影院的我還是不太適應的用手遮住眼睛,慢慢地向街角的公車站走去。眼睛開始適應了外面的光線,我還在為影片中男女主角的命運慨歎。

「潔茹,潔茹……」是誰在喊我,我尋找著聲音的來源,一架日產豐田的前玻璃窗中探出個腦袋,接著又伸手向我揮動著,我正在發愣,車門一開,一個大概30歲左右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

「不記得我了?潔茹,我是大寶呀!」

大寶?對,是他!我高中時代的同學,只不過他的變化可不小,那時大家關系不錯,大寶的家境不好,但現在從頭到腳都顯出闊氣,差不多有十年沒見了,真沒想到!

大寶看我還在發呆,笑了起來:「你沒怎麼變哪!還是那麼漂亮,也還是那麼傻氣!不會失憶了吧?」

我白了他一眼:「你才失憶了,當然認得你,不過你變化蠻大的,還不太接受。」

「記得就好,對了!在這泊車會被抄牌,我們吃點東西去,邊吃邊聊!」大寶高興地幫我拉開車門。

盛情難卻,我上了車,他飛快的跳進駕駛座,迅速發動車子,拐彎向另一條街駛去。

能和以前的朋友一起吃飯、聊天真是很開心的事情,走出快餐店的時候,我看了看表,已經快到7點了,我有些著急,老公和女兒應該在等我回家吃飯了。

大寶大概看出了我的焦急:「我現在開車送你回家,距離不太遠,一會兒就到了。」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我們走捷徑,放心吧!」

他又開動車子,急駛入一條小巷,穿過小巷,車子來到一條很僻靜的窄街,我正在到處看著這條我從未來過的街道,車子忽然減速靠路邊停了下來。我奇怪的向大寶看去,發現他也在注視著我,只不過他的眼睛並沒有看我的臉而是緊盯在我的胸部,我下意識抖了一下,故做輕鬆問:「這裡是什麼地方?」大寶沒有回答我,只笑了笑。

他臉部的表情我不能看得很真切,這時才發現天色已很黑,在這條沒有路燈的街上幾乎看不到外面有什麼東西。我有些慌了,睜大了眼睛向車窗外望去,那種緊張時才能聽到的心跳聲讓我產生一陣陣作嘔的感覺。突然乳房上一緊,原來大寶的雙手直接按在我的胸上,還沒等我有任何反應,他整個人都靠了過來,嘴唇壓在我的耳背上,親吻了起來。

我拚命推開他:「你,你做什麼!」

「當然是很好的事情了!」

我向後面挪動著身體,大寶好像並不著急,只是慢慢地向我靠近。我緊貼車座的靠背,不甘心地向後擠著,忽然「卡」得一聲,靠背向後倒下,我也跟著躺倒在座椅上,大寶馬上全身壓了過來。我雙手亂打一氣,迅速地翻身想爬至車後座,剛動一下,雙腿立刻就被大寶拉住,我踢動著雙腿,完全沒有想到情況對我很不利。大寶用腿別住我不住亂蹬的腿,伸手抓住我腰部的裙邊,沒等我的手去阻擋,就拉開拉鏈,連褲襪和內褲一起用力往下拽,我想要拉住就要被脫掉的裙子,沒起到什麼作用,下身一涼,所有的下身衣物都被脫到膝蓋附近,現在已沒有任何衣物阻礙他的進攻了。

「不要……」但他已經趴在我身後舔啜著我的陰部,雙手也伸過來隔著上衣揉弄著我的乳房,身體幾個重要部位都被他攻擊著,我知道我很難脫身了。從陰部和乳房傳來的搔癢感充滿大腦。「原諒我吧,老公……」

大寶突然中斷對我下身的親吻,我想要回頭看,但只覺幾根手指分開我已沾滿唾液的陰唇,一條很硬的肉棒很快頂了進來,一下就插到了盡頭。

「啊……」到底沒能逃掉被姦淫!我猛地挺起上身,腦袋幾乎撞在車頂,大寶雙手緊箍住我,腰部有節奏的快速挺動,迅速的出入予我的陰道。

「竟然還是很緊,太舒服了!」大寶強而有力的衝刺終於讓我忍不住叫出了聲,我的呻吟聲更刺激了他衝刺的速度。沒幾下後,他的喘息聲加粗,陰莖在我體內有節奏的跳動著,我知道他已射精了。

看著緩慢穿好衣物的我:「你的身體真是太棒了,我要再享受一下。」我呆住了。「放心,只一回,然後我送你回去,不會很晚。」他像在徵求我的意見,看我沒有什麼表情,他啟動車子,飛速的駛離了這條街道。

我的心很亂:「這算什麼,明明是強姦,還說要再來,什麼朋友!」我正想著,車子停了,大寶打開車門,不由分說地把我拉了下來,在我眼前是一座有些破舊的別墅,我呆望著,大寶則緊拉著我走了進去,在大廳中毫不停留,直上二樓拐入一個房間,屋子裡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張很大的床,出乎意料的是床上用品幾乎全是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