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情色文學/【成人文學】無恥男人(2)

大寶把我帶到床邊,把我壓倒,很麻利地脫光我上身的所有衣物,我引以為傲的雙乳完全暴露在他面前。大寶有些激動地手嘴並用,連摸帶啜,我剛才被中斷了的慾火有被他點起。反正也就這一次了,我索性放鬆了自己,只是隱隱對老公感覺抱歉,但隨著大寶不停的挑撥,這種感覺就讓陣陣的快感代替了。

大寶迅速脫掉他的衣服,將我的裙子和連褲襪拉下,我全身只剩下一條絲質白色三角內褲了,已經開始濕潤的陰戶把內褲也沾濕了,本來就不太遮掩的住我陰部的內褲,黑色的暗影映在上面,大腿根部陰唇的形狀也完全浮現。大寶盯著我的全身,他的氣息很粗,我閉上了眼睛,「你快來吧!」我心裡說,我真我自己感到害臊,怎麼了今天。

「啊……」一陣趐麻的快感從下體傳來,他隔著內褲將我的陰部全含在了嘴裡,我按住他的頭,讓他緊緊壓在我的下體,雙腿大大的分開,緊盤住他的頭,陰道中一陣抽搐,我竟然高潮了!我全身發軟的躺下,任由他脫掉我的內褲,他抱住我的雙腿分開到不能再大的地部,深深地插入他的肉棒,由於已充分濕潤,沒費任何力量就達到我的最深處。我盡力的收縮陰道來享受更好的快感,幾次已衝至子宮口的肉棒帶來的快感,讓我進入忘我的境界,我大聲放縱的叫著,龜頭摩擦陰道內壁使我間歇地發抖,完全忘掉不久之前的強姦。

大寶無規律旋轉著插入把我帶到了最高境界,我高潮中陰道的收縮讓他叫了出來,一股熱燙的精液在我的體內飛散,我倆緊密的接吻,舌頭瘋狂地糾纏在一起。緩慢地大寶站了起來,我看著他真不知要說些什麼。

「你是不是在想家裡的問題?不知道如何解釋吧?」我驟然一驚,心裡有些怪他不應該提起我家,但他問得也對,我不禁點了點頭。

「其實你不用解釋什麼,你老公他都知道。」

「什麼?他……」

「不錯,我都知道。」我從門口走了進來,看著大寶有些累的臉,向他笑了一下,我的老婆──潔茹,嘴張得很大,怔怔地望著我滿臉疑問。我盯著她暴露的身體,兩腿還分得很大,大腿根的裂縫向外張開著,一些白色的液體不聽話的流出來,豐滿的乳房上還有清晰的紅印。

「你知道我想這樣已經多久了嗎?」我問潔茹,她沒回答我,還在發愣似的看著我。

我結婚已經快十年了,我很愛我的老婆,她幫我生了個人見人愛的小米。潔茹──我的至愛,她人長的漂亮,又會持家,真是不可多得的賢內助, 實我們是別人 慕的一對好夫妻。但她也可能不知道,我在她面前永遠是一張高興快樂的臉,從來都是。我沒有向她亂髮過脾氣,我想我只是要讓她快樂,事實上我也許真的辦到了,但我呢,我覺得我並不開心,過早的婚姻束縛和工作的壓力以快把我逼瘋。

我是一間大醫院的外科主任醫師,能在這麼年輕就當上如此高職是通過我不懈的努力和勤奮,當然豐厚的薪水以及我很帥氣的外表也成為外科護士們追逐的對象,我一直很老實,但我真不知道如何發洩我心中的狂躁。直到有一天,一個病人胡說八道讓我想出了這個計劃,我興奮了一整天,它讓我找到了發洩方法。

很巧的是,大寶有一天帶著他的老父親來看病,我認出了他,是從潔茹的畢業照中見到的,我們一拍即合,開始實施了計劃:大寶強姦潔茹時,我就在不遠處用高倍夜視望遠鏡看著。

潔茹的掙扎、大寶的粗魯插入都讓我快要忍不住,我用手狠命的套弄著我的陰莖,陰莖也因興奮脹得好大,先停一下,我要先到約定地點。大寶,我不會忘了你的,在我的上衣兜中有一份給他的「小禮物」。

我走到潔茹旁,輕摸著她的秀髮,低下頭,親吻著她的耳背,輕輕的讚美著她,她不高興,但又不知道如何拒絕我。我們開始做愛,我把她翻上來,她閉著眼上下顛動著,她的陰道緊緊夾住我的肉棒,真是好爽。

大寶在一旁看得有些不耐,他用手一邊套弄著有硬了的肉棒,一邊走到潔茹的旁邊,雙手抱住她,將她的腦袋按在他的肉棒旁,趁她呻吟時,硬塞進了潔茹的嘴裡。潔茹含著他的肉棒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我,我看著自己的老婆含著別人的肉棒,心裡卻產生一種更大的快感,我挺起腰,更深的與潔茹結合。

大寶還是不太甘心,他從潔茹嘴裡拔出肉棒,自己套弄著走到潔茹的身後,潔茹被他壓得摟住我,我瞟見他在潔茹雙股間蹭著,接著潔茹「啊」一聲驚呼,眼淚奪眶而出,她下身不斷顫抖著。我記得她第一次和我做愛時也是這樣,我明白了──大寶在干潔茹的肛門。

潔茹痛得厲害,緊緊的摟抱著我,我也可以感受到大寶在飛快的進出著,在兩根肉棒的前後夾攻下,潔茹疼痛明顯減輕了,從她的姣喘中可聽出她現在有快感了,我情不自禁地加快了速度。幾次進出後,我感覺到潔茹的陰道在很有力的收縮,我也不再控制,猛烈爆發了出來。

我和大寶相視一笑,潔茹有些脫力的躺在床上,我又望了大寶一眼,正巧他也向我看來,他笑著伸手過來和我相握,我很快拿出給他的那份小禮物,趁著握手的時候,我將那小禮物──一個很袖珍的注射器紮在了他右手的靜脈上。他愕然一驚,先看了手,然後抬頭看著我。我笑了,真的好高興!他沒能說出什麼,就慢慢地倒下了。

潔茹傻傻的望向我,「別怕,那只是一種加大了劑量的毒品,他不會在有什麼事了!」我告訴潔茹,一把她抱過來,緊緊地摟在我的懷裡,我拿起我們的衣物,抱起她走了出去。「放心吧!一切都結束了,你知道嗎?我好愛你。都過去了,現在閉眼休息吧!」看著她委屈的表情,我柔聲的說。